×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國才女,國畫先驅!」從天才畫家到拾荒老婦,她活著只為了不放下畫筆,「如果有來生,我還要畫畫」!

徐晨晨 2022/01/22

她曾是民國畫家六美之一。

徐悲鴻與她亦師亦友,為她畫肖像,為她的畫集作序。

齊白石對她的畫讚歎不已,請她吃飯、邀請她辦展。

劉海粟對她說:「能成為畫壇先驅的唯有你我。」

她本該是被幸運之神眷顧的畫者,然而,翻開中國近現代繪畫史,卻無跡可尋。

她叫李青萍。

李青萍原名叫趙毓貞,16歲那年,父母為她安排了一樁同門婚姻,而當時已經接受新思想的她,帶著對包辦婚姻的不滿和倔強,一氣之下逃離了家鄉。

年輕時的李青萍不僅如此,逃離後的李青萍,為了表達自己的不滿,也為了表明與家族的決裂,她改名換姓,將趙毓貞改為李媛,與封建家族徹底劃清界限。

到達武漢後,李青萍進入武昌藝專,學習繪畫和音樂。當時,她專修的是國畫。

但後來發現國畫無法表達自己所想,自己心中的激情和倔強也無法通過國畫書寫。于是轉學西畫,並考入了上海新華藝專。

李青萍《海韻》經過三年的系統訓練,畢業之時李青萍的繪畫,已經具有明顯的現代風格。

《湧》李青萍的恩師汪亞塵是徐悲鴻的好友,當時徐悲鴻已經是藝術界的大師,有惜才之心的汪亞塵就把李青萍推薦給徐悲鴻。

徐悲鴻徐悲鴻在看過她的作品以後,格外驚歎:「她的色彩感很好,也很有靈氣,透視和線條基礎也不差。作品融入了國畫的寫意、江南民間美術、楚藝術的影響,這都是難能可貴的。」

徐悲鴻為李青萍作的畫像

大師的認可,讓她更堅定了學習西畫的決心。

經過李青萍自身的努力,她的作品越來越得到更多人的認可。作為其知音徐悲鴻不但為她畫肖像,還為她的《青萍畫集》寫序,甚至為了給她的畫展月臺,徐悲鴻竟然不惜與劉海粟出現在同一個場合……

要知道,這兩位大師的恩怨情仇,可是在當時的上海灘鬧得紛紛揚揚。她開始嶄露頭角之後,被認為是西畫天才,就連齊白石也請她吃飯,邀她一起辦展。

《婚禮》那時候,西洋畫剛引進中國,她放肆的設色,對具象的漠視,對誇張變形的天性領悟,被認為與印象派極為契合,李青萍開始走向更廣闊的天地。

畢業後李青萍在吉隆坡,遇到她人生中另外一位重要的導師,印度潑彩圖畫師沙都那薩。

吉隆坡坤成女子中學師生1939年合影

他的繪畫過程十分驚豔:把畫紙鋪在地上,約20多平米,把多種顏料倒入椰殼內,連同椰汁攪拌均勻。然後將顏料往紙上一次次潑去,如此再三,再用筆在紙上勾補一番。

這種全新、自由的繪畫方式,強烈震撼了李青萍,從此,李清平也陷入這種強烈直接的繪畫風格中,無法自拔。

為了畫畫和自由,她放棄了此生唯一情人范顯儒,一個熱愛繪畫音樂的上海紳士。

錢莊少爺,愛她愛到癡迷,數次向她求婚,皆被拒絕。

後來,她結交了各界的社會名流,迎來了自己藝術的第一次綻放,她成功擠入潘玉良、方君璧、關紫玉、唐蘊玉、丘堤、孫多慈等人的行列,成為民國畫家的「六美」之一。

李青萍《登山》

彼時,李青萍為了辦畫展四處奔波,在一次返途中發生了一件意外之事:長途的奔波使李青萍的身體出現了不適,被困至泰國。

左為李青萍為了得到當地醫院的救治,同行之人不得已謊稱李青萍是汪精衛的家屬,誰曾想這一「救命之謊」,竟成為「禍害之源」。

批判李青萍的各種罪名紛至而來,她開始不斷地被調查,不斷地進出監獄,長期地忍受監管和批鬥……甚至差點死在煤堆裡。

她成為了別人眼中的瘋子、乞丐,被遣回原籍湖北某縣。

為了生存,當過幼稚園保育員1年,撿破爛10年,糊紙盒1年,賣自來水5年。

最難的時候,她只能靠當地寺廟救助度日……

她經常拖一個四輪軸車到處撿垃圾,常有小孩跟在後面用棍子打她,用磚頭她,說她是漢奸、汪精衛小老婆。

「不管是打她、罵她還是揪她的頭髮,有人提著她的雙腳倒拖著,她也從來不喊不哭,默不做聲。」 

「只是為了能活下去,活下去是為了能畫畫。」李青萍回憶當時的日子。

李青萍作品《秋韻》

她為了能夠繼續畫畫,在蒼蠅熏天的垃圾裡,努力搜尋……

一塊空白的紙片,一個破損的麻袋,一個脫毛的畫筆……這些都是她畫畫的材料。

由于材料的不充足,李青萍難以得到層次豐富的色彩混合和變換,但大塊原色的運用,反而形成了她的繪畫特點。

她的畫布更是隨處可撿:小學生練習本、成年人的日記簿、會計用過的賬冊、裁縫丟棄的布頭、一張三寸黑白舞劇照片的反面……

李青萍作品《孤獨的丹頂鶴》

照相鏡框的背板、麻袋、三夾板、塑膠布、掛曆、瓦愣紙、纖維板、馬糞紙、包裝紙、拆開的錢包、舊衣衫上的補丁、廢棄的布頭…

李青萍 《桃園三結義》 

在這兩個反差極大的形象中,不論是紅極一時的名流,還是街頭撿破爛的老婦,她都沒有丟掉手中的畫筆。

《浮世》

「她全部家當就是一張小木床,上面只有一堆稻草。被褥沒有,灶爐鍋碗盆什麼都沒有。」

數年之後,曾救濟過李青萍的宏法大師,描述她當時的窘境:

「我看見李青萍走路一跛一跛的,進了寺院就要她把鞋脫了讓我看看。她的鞋子不僅底子開裂,而且是一隻布鞋,一隻膠鞋,10個腳趾上都是雞眼,雞眼有半寸高。」

《日記系列》

一個紅極一時的天才女畫家,就這樣淪為以拾垃圾為生的瘋老太。她受盡屈辱,九死一生,也正是因為承受了這些苦難折磨、極端的壓抑、孤獨,在絕對的黑暗裡,她得以涅槃重生。

苦日子一直持續到1986年,李青萍作為歸僑,每月可以領到20元的生活費,她的生活也終于有了改善。

李青萍和中國美術館副館長曹振峰等在荊州古城大北門城樓李青萍意外得到了補發工資300元,對于當時的李青萍,這無疑是個天文數字,幾經思慮,李青萍決心用這筆錢為自己辦個畫展。

李青萍作品《富士山》

《瓶花》

《綠色天使》

這是一個歷史上難得一見的畫展:畫框是李青萍和弟弟一起做的,粗陋低劣,小小的房間裡,掛滿了幾百幅作品……

只有簡陋的房屋,沒有廉價的藝術,李青萍的畫作前衛、抽象耀眼的顏色宣洩著她滿腔的情緒和灼熱的生命。

沒有無病[呻·吟],只有真情流露,她用心血譜寫的畫作,讓每一位觀畫者為之熱血澎湃。

同年7月,湖北省美術家協會等4家單位,在武漢舉辦了「李青萍畫展」,在海內外引起轟動。

《長城》

《天問》系列多位畫家對李青萍的創新精神給予了高度評價,李青萍終于在遲暮之年迎來人生的怒放!

成名後的李青萍每幅作品都能賣到十幾萬,但是她卻選擇將大部分作品捐獻給了讓自己沉浮一生的國家。

李青萍晚年2004年,93歲的李青萍在寓所去世,臨終前,她對家人說:「如果有來世,我還要畫畫。」

李青萍作品《無題》

一生寡淡,歷盡人生百態,最終卻安然離開。

沒有誰可以定義她,也沒有誰可以復製她,她像是飽經風霜的果實,只留給人間一抹甘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