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堅守本心,行業標杆!」「清華男神」從業30年,設計費百萬卻一單難求:面對甲方,「我只給一稿」!

徐晨晨 2022/01/10

潘虎是中國包裝設計界繞不開的傳奇人物,很多人稱他為清華男神,因為他畢業自中央工藝美院,也有人叫他潘帥,因為他確實擁有一張讓人過目不忘的面龐,疊映著不同男明星的影子是讓人一磕上頭,更一單難求的設計大佬!

潘虎和他的作品一樣精緻,極具張力卻又帶著點深邃和神秘他參透設計、美學、商業的本質吝嗇每一年的出品量苛刻地直面每一次的創作面對客戶,他只給一稿,不做冗長的設計解釋卻依然有很多大牌尋求合作不論何種品類,但凡經過他的操刀設計都讓人歎為觀止:竟然還可以這樣?

青島白啤

BEFORE

AFTER上海藥皂

BEFORE

AFTER小磨芝麻油

BEFORE

AFTER牛欄山生肖牛

BEFORE

AFTER邏輯和想象在他身上相得益彰我們更願意稱他是一個生活家每一面都吸引著人再走近一點,去仔細了解正如他曾為那些大牌操刀做過的設計一樣略帶神秘,又讓人驚喜

儘管已經成為當下中國商業市場上最為活躍且不可多得的設計力量已經從業近30年的潘虎,依然稱自己是設計新人並于今年考取了博士,重回清華讀書

「我不會離開這個行業,而是繼續深耕將人生的抛物線延長一點,多出一些自己滿意的作品。」

39歲轉型創業 1992年,最好的北京 如果沒做包裝設計,我可能去吹小號了。

五六年級的時候,考武漢音樂學院的前兩天,翻欄杆,門牙摔掉半顆,音樂生涯自此斷送。

國中畢業正准備考警官學校,美術老師卻拉著我去了隔壁的暑期考前班。

幫我交了25塊錢的培養費,學素描和色彩。

只是因為我的課本最漂亮,永遠用圓珠筆畫得密密麻麻。那是很原始的衝動,小孩子最單純的想法。

接受了專業訓練後,發現自己可能還真是這塊料。

1992年,我去中央工藝美院上學。中南五省,只招了兩個學生。

那時的北京,是最好的北京。

每天忙著趕場,聽音樂會。黑豹、唐朝的歌在那一年首發。

晚上就看通宵電影,一宿五塊錢在中國電影資料館,穿著軍大衣,拿著兩個麵包、一瓶水,一看就是一整晚。庫布裡克、黑澤明…至今印象深刻的好電影,都是在那時看的。

 設計本質 讀大學那幾年,對張仃老師做的logo印象最深刻。

學院門上的四個圖示,分別代表衣、食、住、行。

我當時感歎,這不就是設計的本質嗎?服務于生活,真正解決生活中的問題。

歷經工業革命後,設計也帶有商業化本質。

包豪斯提出了複製和效率的概念,通過交換,服務人的需求。

不光是設計行業,整個社會都在以提高效率為核心,進行一系列操作。

大學那幾年,對我一生的影響都是巨大的。

我覺得最好的時間在北京,就夠了。

 39歲轉型創業 我做潘虎包裝設計實驗室的時候,已經39歲了。

突然做了一個轉型,身邊的人都不理解。

一個人想做出改變,是非常艱難的。你會發現身邊的朋友、家人、合夥人,儼然都在拉著你的衣角,試圖阻止。

可是,越接近40歲,越發現自己強烈渴求此生的最後一份工作。

只做一件事情,直到退休。

這是一個做減法的過程。

我想,我絕對不能再耽誤了。

管理和掌控一間大公司,並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如果我真是一塊設計師的料,那就別浪費了。

所以,毅然決然排除萬難,咬著牙走過來了。

我很幸運,見證了設計價值在中國的快速提升。

當時從中央工藝美院(清華美院)畢業,覺得自己學成了,後來是真的沮喪。

剛到深圳的時候,很多人對設計是不理解的。

甚至有人問你:設計還需要錢嗎?

工種不被認可,社會對此並無需求,價值當然上不來。

去華強北做傳單,人家只需要你把字打好,別排錯就成了

當我的打工人生涯結束,開始創業,突然發現社會發生了一些變化。

設計開始有價值,為客戶和自己創造的價值。

直到如今,絕大部分品牌持有者都會認為包裝設計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開始理解這是與消費者第一次且最重要的一次握手。

哪怕一點點改變,都令人欣喜。

我的生活也變得越來越純粹,就是靜下心做設計。

人的沮喪和焦慮,都是比來的。當你很少抬頭往其他地方看,目標清晰,只看手裡的工作,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現在除了詐騙電話,幾乎接不到其他電話了。要感謝我的小夥伴,給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工作環境。

我們沒有客服崗位,不陪客戶吃飯。

提供最好的產品就是最好的服務。

有時候我在想,一個人做事順與不順,理想和對事物的理解能否得以伸張,取決于這個時代是否配合你的腳步。

我隱約覺得對設計師友好的時代來了。

包裝設計不是萬能的 所有的包裝,都可以重新做一遍 2012年之後,各行各業都很恐慌。

被互聯網掃蕩過的行業,幾乎寸草不生。

包裝領域反倒沒受此影響,加速發展。

從每一家門口堆著的快遞包裹,也能窺見這一點。

據資料顯示,哪怕是前幾年,每年也有20萬件產品擺上櫃檯,有20萬件被下架。

倒退兩三年,去超市走一走,你會發現所有的包裝都可以重新做一遍。

超市直接反映了在地產品能力和消費審美、生活水準。

其中不乏很多好產品,價廉質優, 但包裝非常落後,和產品內容相去甚遠。

目前國內現有的設計人才少,是遠遠不夠的。越來越不擔心消費者和甲方的接受能力,更擔憂設計師的水準能不能跟上這個時代的步伐。

目前國內外的差距在縮小,但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因為依然看到很多糟糕的東西,不停往外冒。

 包裝設計≠平面設計 我一直認為世界上根本沒有包裝設計。

傳統意義上,它經常被納到平面設計裡。但我始終堅信它是產品設計的一部分。

我們的設計挺立體的,一點都不平面。

我現在也開始做一些器型的設計和研究,這並非跨出我的設計范疇,反倒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若非要狹義地拆分出包裝設計,我認為它正在解決這四個問題。

保護產品,這是第一功效,不至于讓產品摔碎。

傳遞資訊,表達產品內容。

促進銷售,回到本質,若設計服務于交換,肯定要起到這個作用。

精神傳達,跟產品和品牌精神,緊密相連。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品牌持有人關注包裝,因為他們關注產品。

但包裝設計不是萬能的。

它只能決定前三次的購買,後面的就看產品本身了。

如果能引起別人的三次注意,已經達到目的。

 從源頭思考如何做設計? 

去年做了青島白啤的項目。

客戶帶來了之前的產品,讓我們體驗。

我蠻拒絕這樣的場景,所以沒有看那款產品,重新面對課題,從源頭思考它應該是什麼狀態。

我偶然看到一次馬斯克的採訪,他談到了第一性原理。

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做一輛皮卡?

回歸本質,他將皮卡成定義成:將四個人和一噸以下貨物,從A地運到B地的交通工具。

不要去看福特、豐田怎麼做皮卡。不然你的皮卡將和他們差不多。

從源頭思索,白啤天然釀造出的花果香氣,究竟帶給我什麼樣的感受。

最終,做出來的產品和原來的調性太不相同,客戶有些猶豫和微詞。

沒想到上市之後,成為品類冠軍。賣不出去的老庫存,搭配新品銷售,全部消化掉了。

這給了我們很強的信心,做一款顛覆市場的產品,機會很大。

 好的設計,平衡邏輯和想象力 達到這樣的成績,有兩點原因。

視覺形式比較新,在以前的啤酒品類裡少見。

另外,形式和內容起到了很好的平衡,不違和。

內容指產品本身及其所表達的感受。做包裝設計,就是在做內容輸出。

要在形式和內容之間達到平衡,首先要平衡你的邏輯和想象力。

邏輯很重要,但只能幫產品及格。要拿高分,需要發揮感性的力量。

偶像埃舍爾說:驚異,是大地之鹽。

平淡生活中那些讓人拍案叫絕的點子,是很難通過邏輯得到的。

當有了一定的邏輯後,就拋開它,拋開方法論,我更注重感性的創作方法。

畫大量的草圖,從不同角度感受產品。

睡前閉上眼睛,也會切換不同人的視角去想象人們購買提拿產品時的體驗,能否打動人,滿足人的需求。

 好的設計師,一定是生活家 好的設計師,都是苛刻的生活家,是一個最好的產品體驗者,自己日常生活的設計者。

我們改造了公司的食堂,所有的東西都是自己設計的。

在我身處的一平方公尺內,閉著眼可以拿到粗細不一的畫筆,順手拿出本子,馬上開始畫草圖。

光是辦公桌的大小尺度,配套設備的使用感,就琢磨了很久。

哪怕一個遊標卡尺前後都挑了幾十種,精確到小數點後幾位,什麼樣的材質不傷害產品,都要苛刻地去選擇。

設計師要保持感知力,把自己的生活先安排好,對周邊持續產生要求,哪怕是無理要求,因為這可能都是用戶會碰到的問題。

這樣才會擁有使用者思維,全方位掌握產品需求。

好的設計,不需要解釋。

包裝是纏繞在手中的藝術,拿到手上才算數。

用戶評論